热门搜索:破处中文字幕空天使人妻古田美穗波多野結衣护士熟女丝袜
当前位置: 【吸血鬼妈妈】【全】

【吸血鬼妈妈】【全】

时间:2014/8/25 17:33:31

《第一部:吸血鬼妈妈》

(1)

  当计程车在酒吧前停下,付过车资跨车门,我就开始后悔了!这个地方起来几乎是令人难以置信的脏乱,停车场上到处都是被踩扁的啤酒罐、破碎的酒瓶,还有几只恶心的蟑螂在上面爬行,霓虹灯上的广告词还把字拼错了,真不敢相信我会到这种地方来……

  下班后,约了个女孩回家,当我们忙于谈情说时,电话铃声很煞风景的响起,因为正打的火热,所以任由它响。不过对方似乎更有耐心,就是不挂断,大约有二十七、八响,我才心不甘情不愿的接,拿起听筒很不耐烦的回应:

  “喂!”

  电话那头传来女人的声音:“大卫·詹诺吗?”

  “是的!如果不是很重要的事,一会儿再打来,我正忙得不可开交。”

  “是很重要,希望能和你见个面讨论!”

  “听着!如果是我侵犯了你,操了你!找我的律师去;否则,请不要烦我,我……”

  “你的声音好像被狗干到似的!听着!我……”

  我突然觉得恶心的想吐,最近常常无缘无故的呕吐,大概是得到流行感冒或是伤到胃肠怎么的。“对不起,请你等一下!”

  放下听筒跑进浴室,呕出好几口,待胃较平顺时,倒一杯水慢慢喝下,平缓身体,然后走回来接电话:

  “抱歉!”

  “你是呕吐了吗?”

  这个回答让我大吃一惊:“怎么?你……”

  “我知道的不少,你已经呕吐有一阵子了,对吧?”

  “是啊!”

  “眼睛很怕光,对不对?”

  “是!是!是!”

  这阵子出门一定要戴太阳眼镜,否则眼睛就被光线刺的受不了,尤其艳阳高照的时候,根本就寸步难行。

  “我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如果你想了解详细情形,明晚深夜到‘猫与雄鸡’酒吧找我!”

  对方挂断电话,留下我一脸错愕的站在那儿!

  缓缓坐下来,思考这整件事,也许我曾经跟这个女人睡过觉,而传染到一种奇特的性病。我想,去揭开始末应该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回头望向卧室,凯莉这女人,在我讲电话时已经趁机溜走了。他妈的!我明天休假整天没事干耶!真是有够“衰”!……

  走进酒吧,天呀!比外边好不到那里去。

  叫了杯啤酒,刚喝一口几乎立刻又吐出来:“这是甚么鬼东西?”

  我一面嘀咕一面打量这杯酒,这那是酒?简直像洗过马桶或碗盘的脏水嘛!

  带着厌烦的心等候,直到快等得不耐烦时,一个女郎推开门跚跚进入,她给我的第一印象,好像是在寻找另一次交易机会的阻街女郎,不过我认为看她总比看这个地方,让人更舒服些!

  女郎看起来大约十五或十六岁左右,酒吧里的暗淡灯光,让她长及腰部的金发,埙染成红色的!皮肤也被照映的看起来有点儿恐怖。黑色短背心及牛仔裤、就更不用提变成多么苍凉的色泽了!

  “我可以坐这里吗?”

  她走来身边轻声的问,我点点头并往她正拉开准备坐下的椅子那个方向,礼貌性的伸伸手。

  我问:“你找我有什么事?”

  她轻轻的叹了口气,伸手打开钱包拿出香烟,我从烟灰缸里拿起纸版火柴丢给她。她划了根火柴点燃香烟后,又扔回给我。

  深深吸几口烟后,用手拢一拢头发,把手放到椅背上,将上身靠上,然后才缓缓的问:

  “大卫!告诉我,你的父母是怎么跟你谈你的身世的?”

  ──我的天啊!这女子拖我到这种鬼地方来,喷了我一脸烟臭,还对我的身世有兴趣!这、这、这……,我实在无法敞开来和她谈论,毕竟只是萍水相逢而已,但是又不想粗鲁无礼!更令人奇怪的是:她为什么认识我……──她昨晚打过电话给你呀!白痴!────

  “事实上也没什么,妈妈生下我后就失踪了,他们知道的不可能很多,何况他们很不愿意听到我提起她。我知道他们一直希望我把他们当成亲生父母,所以到十二岁后才让我知道我是养子!”

  “唉……”女郎又轻声的叹了口气,把烟往我脸上喷来:“嗯……嗯……我就是你妈妈!”

  我再也按捺不住了:“太过份了!你把我拖到这种该死的脏酒吧,喷了我一脸的烟臭,现在又说出这种话,太过份了!……况且,我最少大你有十岁以上,我不愿再听你放狗屁!”

  从椅子上抓起外套准备离去,她迅速的抓住我的手腕,那力道是一般人少有的强大,大的令我又跌坐回去!

  “听我说,大卫!我知道一时无法让你置信,不过这么重要的事不是可以乱说的,如果你愿意静下心来听,我会把每个细节解释清楚……如果你不愿意听,我可以让你马上离开,但是你会因为你的错误抉择而后悔不已!”

  我不希望事情变成那样,所以挥挥手阻止她说下去……如果她比我老,还可能是我母亲,但是她却比我年轻!……这、这……我倒想听听她的解释……

  她放开我的手腕坐回椅子上,我甩甩手,发现上面并未留下红红的手指痕,只有阵阵冰冷的感觉!

  她又深深的吸口烟,这时我才注意到,吸气时烟头闪烁的火红亮光,就像是从她嘴里喷出火焰来似的,让人害怕。

  “首先,首先,告诉你,我叫珍妮佛。”

  我点点头,心底却怀疑到底是真是假。

  “话说1978年,当时,我只是高一年级的新生,正是对人生感到迷惘与憧憬的年龄,朝气蓬勃的过日子。开始参加疯狂的派对,尽情挥霍青春,常常疯到凌晨过后才回家,直到发现怀了你,才带给我无比的震撼,只怪我当时太无知,不敢让人知道这件事。我开始戒菸戒酒,不过仍然四处游荡,后来因为肚子一天天大起来,只好辍学,由爸爸另请家教来教我,这段时日我跟家庭教师勾搭上……并且发现为什么他都只有在晚上才来找我!”

  她把菸捻熄在烟灰缸里,点燃另一根,我对她的力大无穷惊惧犹存,所以按住内心的怒气,只是叫喊着:

  “讲重点就好!贱人!”

  “当我有八个半月身孕时,肚子很大,他告诉我,不可以再发生性关系,不过会运用其他的方法,让我达到高潮满足欲念,原来是用他的嘴与手。躺在床上凝视天花板,任由他在我身上游走,搞的我欲仙欲死高潮连连,让我不知怎么办好。他都是在弄得我气喘嘘嘘才开始吻我,轻咬我的脸颊与颈子。刚开始并未十分在意,只认为他是想留下唇印而太用力弄痛了我,痛的我大声呼叫,不过他马上安抚我,轻抚揉摸激发我的淫欲,轻易地把注意力转移。”

  说到这里她再次深深地吸一口菸,趁这个空档我整理一下思绪──

  老天呀!这是什么跟什么?我妈对我细述她的性生活?那下次会是什么事?该不会是家教老师变成我的叔公吧?──不过Penthouse 也许对这种故事有兴趣喔!当她又把烟往我的脸喷来时,我忽然发现她相当迷人,想接近她以便一亲芳泽的欲念,慢慢的在我体内引燃!……干!……这是什么念头?……

  “那晚应该上欧洲历史的,不过满足淫欲的性交游戏,总比听第一次世界大战更棒吧!所以我翘首盼望夜晚的来临。不过天不从人愿,刚上完课,有几个我未曾见过的笨蛋来找,他匆匆的和他们走,留下我独自抱怨不已,整个情绪一下子跌进谷底,直到隔日还是无精打彩,病餍餍的好像要死掉似的!”

  “后来几天的情形都是这样,害得我烦心不已。大约再过了四天,那家伙辞职离去,更令我伤心欲绝。没多久,我开始呕吐,甚至吐血,眼睛怕光,还带有严重腹泻,幸运的是快要分娩开始阵痛时,爸爸及时将我送医,才能让我安全无恙!”

  “你出世后情况改善很多,人比较舒服,不过才没几天,又开始吃什么吐什么,一点也不留。非常怕光,总觉得光线刺眼的难受。过份敏感,只要有人太靠近,即使仅对我扮个鬼脸,都会惊吓到我。”

  她停下来,静静地凝视手中的香菸,直到快烧到手指头才丢弃,然后抖动菸包取出最后一根点上,我把丢弃的菸包捡起来,慢慢地无意识地撕碎。

  “夜晚我都难以成眠,宝贵的睡眠时间只是盯着天花板胡思乱想而已,到最后当医生半夜来巡查时,竟刺激得我跳起来,猛咬住他的脖子!”

  这点倒是吸引我的注意,我惊骇的丢掉手中的菸盒子,她微笑的注视着我,就好像我是个变态怪胎一般!其实我只是听得入神而已。

  “当医生断了气躺在那儿,我根本无法思及其他,唯一窜进我脑子的是:他看起来真好看!我伏下身吸舔他的脖子。他不再流血时,我转而趴在地板上舔食血液,吸完时仍意犹未尽,舔他衬衫上的血,连沾染到我手上的都不放过,最后还脱下穿着的医院病袍,将喷洒到上面的浸泡出来吃得一干二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