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破处中文字幕空天使人妻古田美穗波多野結衣护士熟女丝袜
当前位置: 【赌球输了出卖艳丽邻居人妻】【完】

【赌球输了出卖艳丽邻居人妻】【完】

时间:2014/8/25 17:33:01

  昨晚熬夜了场臭球,一大早的又被电话叫醒,张南的心情非常烦躁。

  他开了罐啤酒,踱步到阳台,希望这五月早晨的清冷空气能让他舒服些。

  那场比赛让他一夜之间丢掉了借来的二十多万,偏偏债主竟然神通广大,没过几个钟头就来了电话——当然不是来安慰他的。张南知道这帮人惹不起,可拿什么还呢?但凡有别的办法,他又何苦找高利贷借钱赌球?

  天已经开始亮了,空气很新鲜,张南喝着啤酒,睡意全无。从阳台上可以看到这个小区内部的全貌,零零星星的晨练者,一个身影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女人穿着一套运动衫裤,像是要去跑步的样子,脚上的运动鞋让她的步伐显得格外有弹性,末梢焗成褐色的马尾辫一甩一甩的。张南喜欢这种装扮。

  张南认识这个女人,她就住在楼上,三十多岁,长得挺有风韵的,不过只知道姓李,好像是一家什么外企的行政,典型的OL。张南住401,这女人夫妻两个住502,张南夜晚趴阳台边抽烟时,常能看到她身穿睡衣在楼上晾晒衣物,一副贤淑主妇的样子,那薄薄的布料下熟透了的身姿总惹得他心猿意马无限遐想。

  他感觉到裤裆里头有点热,不单单只是酒精的作用。女人出了小区大门,一转身不见了。

  张南仰头喝光了啤酒,若有所思。他疲惫的眼神里忽然闪出一丝异光。张南摸出手机,打通了麻三的电话,他只说了一句:「晚上开车过来。」麻三只是个外号,没人知道他到底姓什么叫什么。事实上麻三是这一带方圆几十里有名的地下人口贩子,从婴儿到徐娘大小通吃。

  张南也绝非善类,他凭借自己那天生讨女人喜欢的嘴脸和三寸不烂之舌,通过网络等途径勾引外地的寂寞女性前来见面,伺机用暴力手段控制对方,劫财劫色后再把人转手卖给麻三,从中获取利益。

  最近风声紧,张南已经有半年多没找过麻三了,但此刻他的嗅觉在巨额债款的刺激下又陡然敏锐起来。

  「妈的,逼着老子再干他一票!」

  二十分钟后,那个姓李的少妇回来了,她显然对即将到来的噩运毫无察觉,完全不知道一个阴谋已经在不远处悄悄向她张开了口袋。

  张南转身回屋。

  他们住的这栋楼已经有些年头了,一梯两户的老式商品房,楼道很窄,张南估摸着时间,推门而出。

  他算的很准,女人正要经过他家,两人打了个照面。

  「呦,李姐,出去锻炼啊。」张南佯装出门。

  女人没说话,仅仅客套地笑了笑,一边走一边继续低头翻一本杂志,封闭的楼道里充斥着一股甜腻的香气。

  张南有点尴尬,眼看女人就要上楼了,他一眼瞥见对方手里拿的是本美容杂志,灵机一动:「哎对了,李姐,麻烦等一下。」「你有事儿?」女人终于停下了,但口气冰冷,居高临下的漂亮脸蛋上满是那种肤浅的傲慢。

  「啊,是这样的,」张南酝酿了一下表情,开始编故事,「我一个朋友欠了我几千块钱,他弄了批进口化妆品搁我这儿,说是抵债,可我这光棍一条的哪懂这个?您能不能,帮我参谋参谋?这样,要是东西您看得上的话,拿两盒走,就当咨询费了。」

  「呃,那……那怎么好意思呢?」女人有点意外,但随即脸上就由阴转多云了。

  张南心头暗喜,行了,也是个贪小便宜的主,有门儿!「没事没事,咱们楼上楼下的谁跟谁啊,大不了,您给个成本价得了,呵呵。那什么,我屋里正好有样品,要不,您先进来看看?」

  「这个……我……那好吧。」女人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

  张南把女人迎进来,大方地说:「李姐你随便坐啊,家里头乱,见笑见笑,哦对了,不会耽误给您先生做早餐吧?」

  「他呀,」女人大大咧咧在客厅的沙发中间坐下,自然而然翘起二郎腿,「一天到晚就知道他的公司,早就出门了。」说着,又开始低头翻杂志,斜刘海遮住了半边脸。

  「唉,男人事业为重理所应当嘛,哪能都像我似的这么瞎混,呵呵……」张南关门的时候,不易察觉地落了锁。随后,他从厨房端了杯橙汁出来:「李姐,先喝点饮料吧。」

  「谢谢。」杯子不大,也或许是慢跑过后确有些口渴,女人接过三口两口就喝完了。

  一丝笑意在张南嘴角闪过,稍纵即逝。

  「我再给您倒点儿。」

  「不用了不用了,小张啊,你快把东西拿出来吧,我看了就走,一会儿还上班呢。」女人说完,顺手把空杯子搁在茶几上。

  「哦哦好,瞧我这记性,李姐您稍等啊,我这就去拿。」说着,张南钻进了里屋。

  女人似乎有些热,她挽起运动衫的长袖,松开了马尾,及肩的烫发披散下来,她把黑色的皮筋头绳穿到白皙纤细的手腕上,将右侧鬓发夹到耳后,露出一枚精致闪亮的耳钉,修长的手指随意梳理着秀发。她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杂志,眼帘低垂,长长的睫毛不时扑扇一下。晨曦透过半拉的窗帘,将狭小的客厅渲染成柔和而又妩媚的橙色,把慵懒闲适的美少妇映衬得分外撩人。

  张南在里面翻箱倒柜。

  就在他找出两捆尼龙绳和一卷黑色封箱带的同时,张南听到客厅传来「哗啦」一声。

  只见女人斜靠在沙发上,手边的杂志掉落,似乎已经没了知觉。

  「嘿嘿,运气不错,想不到放了这么久的东西还有那么好的效果,我还担心会不会过期呢……」

  毫无疑问,果汁里头加了料。那并不是普通的安定,而是张南从黑市弄来的速效迷药。

  他拨开散在女人脸面前的发丝,虽然干这勾当张南早已是老手但此刻他仍难以控制心头的喜悦和兴奋,他的手都有点发抖了。

  尽管看起来像是睡着了,但是张南知道女人只是动弹不得,这会儿她的意识非常清醒。在手指碰触到额头的时候,女人的眼皮甚至很明显地颤了一下。

  换言之,女人看不到但是听得见,感受得到张南的所作所为却无力抵抗。这让张南觉得万分刺激,也正是他始终喜这种药的原因。

  女人的表情看似安逸,但是胸脯剧烈的起伏却表现出了她的不安和恐惧。

  张南凑到女人的耳边:「别怕,美人儿……」说着,用舌头轻轻挑起柔软的耳珠,含在嘴里吮吸了一遍。女人似乎轻微地抖了一下,随即耳根子立马红了。

  张南感到嘴唇很干,他舔了一下,一只手已经伸了上去。褪下拉链,敞开女人的外套,粉蓝的运动服里面衬了一件稍显紧身的黑色吊带打底衫,正被丰满成熟的一对肉球高高撑起。翻起短衫,下面竟是一条性感的黑色深V文胸,罩杯及其边缘还缀着精致的蕾丝和刺绣。

  黑色的蕾丝团团紧簇在雪白粉嫩的双乳上,吸引力比起完全裸露更有过之而无不及,在张南看来这就是成熟女人与黄毛丫头的典型差别。

  楼上这对夫妻尚未生育,女人也自然没有哺乳过,不小于C杯的乳房保养的很好,圆润紧实,散发出女性特有的体香,张南反复揉捏着这对黑白相间的尤物,爱不释手,直到无意中用力过猛导致女人弱弱地哼了一下,这才作罢。

  他俯身把女人的双腿抱起来,让她躺倒在沙发上。

  同样粉蓝的运动长裤下一双白色阿迪达斯慢跑鞋看上去干净整洁,张南解开鞋带,轻轻褪掉鞋子。

  女人小巧玲珑的双脚上穿着纯白色的运动袜,袜底细腻,只不过可能由于晨练的缘故微微有些潮湿,加之袜子的弹性很好,洁白的棉袜紧紧包裹着主人秀气的玉足,勾勒出美妙的轮廓。女人右脚的裤管滑落,露出半高的袜腰,袜口边缘两圈桃红色的条纹,中间是清晰的阿迪达斯标志。

  不用看也能猜到,这身夹杂着白色的粉蓝运动衫裤多半也是同一品牌,「真是精致的女人,出来跑个步都要穿个一套牌子」张南心里一边念叨,一边把鼻尖探入女人袜底脚掌和脚趾根交界的凹陷处,隔着绵软的白袜狠狠嗅了一把。

  棉织物特有的气息混合着女人幽幽的脚香,闻上去就像淡淡的奶酪味,张南的鼻孔贪婪地翕动着,仿佛不愿放过一丝一毫。他的手指摸索进裤管,迫不及待剥掉了女人脚上的一只袜子。

  出乎意料的是,在白色的运动袜里头,女人竟然还穿着一双黑色丝袜。她三十六码左右的小脚在通透的黑丝包裹下,脚弓现出优美而圆润的弧线,加深的袜尖下修长的脚趾错落有致。张南忍不住把那细滑的脚底放到脸上,闭上眼睛用口鼻忘情地摩挲。

  闷在棉袜内的丝袜味道更加浓郁,凭借多年恋足的经验,张南判断这丝袜显然已经有一定的穿着时间了。

  「这么讲究的一个女人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