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破处中文字幕空天使人妻古田美穗波多野結衣护士熟女丝袜
当前位置: 【乱伦,在那一夜】【完】

【乱伦,在那一夜】【完】

时间:2014/8/25 17:32:54

  现在已经是晚上九点了,坐在租车上,李玉嫣望着漆黑的夜空,心思潮起伏。十八年前,儿子刚刚出世,自己的初恋情人、心的丈夫就出事故去世了,那种打击真是常人难以承受的。十几年来,自己含辛茹苦,先是在工厂里干了几年,接着又在一个很不适合女人的行业里摸爬滚打,其间还经历了失去父母和公公婆婆的巨大悲痛。

  现在,儿子终於从一个呀呀学语的婴长成了俊逸的少年,自己也总算没辜负亡夫在临终前的嘱托,苦心经营的公司逐步走上了正轨,并成了国内五强。

  李玉嫣是那种要么不爱,要爱就爱得很深的女人。在亡夫去世后,她没有再嫁,全是因为儿子林涛,其中还有自己一直不能忘记亡夫的缘故。时间一天天、一年年的过去了,虽然对亡夫的怀念不再那么强烈了,但也过惯了单身的生活,有过很多追求她的男人,也都被她委婉地一一回绝了而今天,是李玉嫣三十六岁的生日,可她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本来嘛,生日这个东西对於超过了二十五岁的女人就没什么吸引力了,再加上最近因为工作上的事情而心情不好,就更没有心思庆祝了。

  尽管如此,当三天前,她最心疼的儿子提出今晚要去同学家住时,还是对於他忘记了自己的生日很失望。

  看了看手表,林涛左臂夹着个大盒子,右手提拉着好几个大口袋。

  他一路胡思乱想的上了楼,来到家门口,按了两分钟的门铃,确定里面没有人,才拿出钥匙,自己进去了。

  一进门,林涛就将一盘轻音乐的CD放进音响里,然后在餐桌上铺上台布,从提回来的大口袋里的其中一个取出一个没有商标的玻璃瓶,里面有暗红色的液体。这是他买来的自酿酒,这种酒貌似普通的葡萄酒,却没有葡萄酒的酸味,完全是甜的,喝的时候一点感觉不到其中含有酒精,但喝多了,后劲却也不小,不知不觉的就上头了。

  拧开瓶盖,又从兜里掏出一个小纸包,里面有一粒自己从死党那里要来的迷幻药、两粒促进性高潮的胶囊。

  「妈妈,我会让你过一个完美的生日的……」

  林涛把迷药在纸上碾碎,将其中的五分之一和胶囊里的小颗粒混在一起,倒入酒瓶中,拧好盖子,用力的摇晃均匀后,放在一只杯子旁。

  林涛虽然只有十九岁,但自十四岁起,他便对异性产生了兴趣,并且偷偷读了不少性知识方面的书和黄色书刊,甚至还经常去看小电影。所以,虽然他没有与女性接触过,但对性的知识却知道很多,他渴望着能有一天看看女人的裸体,看看女人的乳房和阴部是什么样的。

  平常在学校,林涛每天都在留心观察女同学;在街上,他也欣赏过不少知性美女,但他发现,就他所看到的女人中,没有哪一个的美貌与气质能胜过他的妈妈李玉嫣。

  林涛从小就对妈妈李玉嫣十分崇拜,随着年龄的增长,他渐渐把妈妈李玉嫣当成了自己性幻想的对象,经常想像着妈妈衣服下面美妙的胴体……

  但是,妈妈李玉嫣一向穿得很保守,除了夏天能看到她的修长的双腿和嫩藕般的两臂外,其他部位根本无法看到。而且,李玉嫣向来都非常端庄娴淑、高贵典雅,虽然很爱他,但从来没有与他随便嬉戏过。所以,林涛也从来没有对妈妈产生过任何非份之想。

  但是,青春期的少年对性总是好奇的,林涛自从看了一些乱伦的书籍后,就再也抑制不住自己对妈妈的爱恋……

  今天是妈妈的生日,他谎称自己要到同学家去住,其实是想给妈妈一个惊喜。

  往常妈妈不在家,林涛都是自己动手做饭,虽不能说练就了多高超的烹调技艺,但准备一顿丰盛的晚餐还不算太难。走进厨房,林涛围上了围裙……

  看看已经快到家了,从思绪中回醒过来的李玉嫣赶忙让司机停了车,给了车钱,快步的向自己所住的小区走去。她现肚子有些饿了,想起冰箱里还有剩饭剩菜,没胃口。

  拖着疲惫的脚步上了楼,李玉嫣打开家门,最先闻到的是一股饭菜的香味,紧接着才注意到客厅里的灯是开着的,餐桌上已经摆了几样热气腾腾的菜肴。正好这时,林涛端着一盘「玉香鸡」从厨房出来了,看见呆立在门口的李玉嫣,赶紧招呼,「啊,妈妈回来了,累了吧,你先去洗个澡,马上就可以吃饭了。」

  「你……你……涛涛,你怎么在这儿?你……你不是缺同学家了吗?」

  李玉嫣还是楞楞的站在原地没有动。

  林涛把菜放好,笑着走过来,伸手就帮李玉嫣脱大衣,「妈,今天是你的生日,你不会真以为我忘了吧?我说去同学家,那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啊。」

  「啊……」李玉嫣像木偶一样的被脱下了外衣,心中的感动让她有些想落泪。林涛双手扶着李玉嫣的肩膀,把她推进了浴室里,「你先去洗澡吧,等你出来了,咱们边吃饭边聊天,我要给你过一个完美的生日哪……」

  说完,林涛就转身出去了。

  李玉嫣稀里糊涂的就进了浴室,虽然心中有一些疑问,但好儿子既然他要自己先洗澡,自己也没什么好不从的。

  看着镜子里地自己,李玉嫣轻轻地拉下肩膀上的丝裙吊带,露出雪一般白皙的圆润香肩,细细地抚摩着犹如绸缎般滑腻肌肤,想起亡夫那带电一般的魔手,心就一颤。贝齿微咬薄唇,她解开了裙后的拉链,丝裙滑落,露出了那惹火性感的曼妙身材。

  凝脂白玉一般雪白的肌肤,两团硕大浑圆的玉兔,点缀着两粒红水晶一般诱人遐想的乳尖,充满弹性而没有丝毫鳖肉的平坦小腹,菊花般微凹的肚脐,黑黝黝直顺而下的绒毛,粉红诱人幽谷。

  镜子里,浑身赤裸的李玉嫣很是满意地抚摩着自己细腻的肌肤。点点头,妩媚地一笑,虽然笑容里依稀还有淡淡的哀思,可是粉红娇羞的脸蛋上,隐约有了一丝春意。

  她的手渐渐地朝那黝黑之处滑下,嫩白手指缓缓地捏住了那粒消魂肉豆,刹那间,情欲泛滥,竟禁不住呻吟一声,浑身在这一刻轻轻颤抖起来。良久,她哀怨地嘟起粉红小嘴呢喃一声,双腿夹紧,好久,她才迈入已经放好水的浴缸。

  ……泡完了澡,李玉嫣走出了浴缸。

  缓慢地,仪态万千,风情曼妙地轻轻擦拭身体上的露水,李玉嫣那滑腻如丝的肌肤此刻依旧保持着少女般娇嫩粉艳,饱满耸立的玉乳没有一点下坠,苗条的腰肢没有一丝赘肉,浑圆高翘的香臀更是让人痴迷。动作很轻柔,她很爱惜自己的身体,每一部分都擦拭得很仔细,可是当那洁白的浴中抚过身体敏感的地方时,她那性感的娇躯就禁不住一阵颤动,春意昂然。

  林涛从厨房走了出来,他抹了一把额头上微沁的汗水,可算是把一切都搞定了。当他听到浴室的门一响,知道妈妈出来了,赶忙站起来,来到自己为她选定的座位旁,「妈,坐吧。」

  他的脸上挂着迷人的微笑,很有绅士风度的拉出了椅子。

  李玉嫣走过来坐下,仰起头,「涛涛,你到底在搞什么鬼啊?」

  林涛笑着打开酒瓶,给李玉嫣倒了半杯,「搞鬼?妈,我可是乾的很辛苦哪,用了好几个小时才把这儿弄成这样儿的,这也叫搞鬼的话,你可就真得希望我多搞几次了。」

  李玉嫣的脸一红,儿子的话不由得让她想到了别处,同时也注意到了屋里确实是和自己离开时不同了,一看就是经过细心的整理。

  林涛坐在李玉嫣的对面,一按音响的遥控器,优美的音乐声就响了起来。他打开酒瓶,给自己也倒了一些,举起杯子,「妈,我来说点儿祝酒词吧。」

  「呵呵,你花样儿还挺多的嘛。哼,涛涛你什么时候学会喝酒的,小小年纪不学好!」李玉嫣也举起了酒杯,「嗯,你可千万别说什么福如东海、寿比南山的。」

  「不会的,不会的,我只会说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

  「唉呀,我有那么老吗?」

  「哈哈哈,没有,没有。妈,我祝你生日快乐,青春永驻。」

  林涛说完就喝了一口酒。

  李玉嫣只是凑近酒杯闻了闻,并没有喝,「我……我不喜欢喝酒的,能不能换饮料啊?」

  「这是自酿酒,你先喝一小口,试试看,和普通的酒不同的。」

  李玉嫣点点头,抿了一口,「嘿,是甜的,跟果汁儿一样。」

  「妈,尝尝我的手艺吧。」

  林涛夹了几鸭肉,却没有放进李玉嫣的盘子里,而是直接伸长胳膊,递到了她的嘴边。

  这下李玉嫣可有点犯难了,觉得儿子这么做不是很合适,自己毕竟是他的长辈,怎么能做出像情人一样的举动呢?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张开了檀口。

  林涛轻轻的把筷子向下一压,立刻有女人粉舌柔软的感觉从筷子尖上传到了手上,欲望的火焰在他眼中一闪而过,「妈,觉得怎么样?还能入口吧。」

  「嗯……」

  李